<mark id="zd5d1"></mark>

<em id="zd5d1"><address id="zd5d1"></address></em>

    <dfn id="zd5d1"></dfn><pre id="zd5d1"><listing id="zd5d1"></listing></pre>
    logo
    phone
    科創辦公 商業招商
    0532-88695877

    藍天保衛戰中不可忽視的一個戰場——氨逃逸

    2020-12-14

      易被忽視的“大氣污染元兇”
      
      眾所周知,機動車尾氣排放、工業污染、燃煤污染、施工揚塵等是我國大氣污染的主要來源。然而,還有一個重要污染源,一直被社會忽視,卻是中國空氣污染拼圖中極重要的一塊,更是PM2.5指數被持續推高的重要密碼--氨氣。據了解,氨氣與空氣中的酸反應生成的硫酸銨、硝酸銨在重污染天氣可占到PM2.5質量濃度的40%以上。
      
      除了形成PM2.5外,氨氣還是一種具有刺激性的有毒有害氣體,對人體具有腐蝕性作用,經呼吸道吸入后會傷害人的呼吸系統甚至腦神經系統。
      
      工業氨逃逸問題日益突出
      
      在我國,空氣中氨的主要來源是農業施用的大量氮肥,約占氨氣污染的60%,其次就是工業企業的氨逃逸問題。
      
      氮氧化物(NOx)是大氣污染的主要成分之一,隨著我國對大氣污染治理的重視不斷加強,我國提出了“超低排放”的概念,率先對燃煤電廠排放的煙塵、氮氧化物、硫化物、汞等大氣污染物做了嚴格的要求,并不斷向非電行業比如鋼鐵、水泥行業推進。
      
      隨之而來的氨逃逸也引起了廣泛的關注。據了解,在氮氧化物超低排放改造工程中,選擇性催化還原技術(SCR)、選擇性非催化還原技術(SNCR)和爐內燃燒控制技術這三種脫硝工藝被廣泛采用,而前兩種技術都需要用到氨水這一原料。為了達到環保超低排放的要求,大多數電廠往往會在脫硝過程中加入過量的氨水,導致煙氣中存在多余的氨氣排入大氣,這一現象被稱為氨逃逸。隨著電力行業超低排放改造的基本完成,和非電力行業節能改造工程的推行,大量脫硝工藝的運行導致氨逃逸問題逐漸嚴重起來。
      
      排放標準率先公布 檢測標準亟待出臺
      
      據了解,河南、山東、河北三省率先出臺了地方性氨逃逸排放限制要求。2019年3月,河南省發布的《2019年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實施方案》中規定,2019年年底前,水泥窯廢氣在基準氧含量10%的條件下,氨逃逸不得高于8mg/m3。這是自超低排放概念在水泥行業推出后,地方首次將氨逃逸問題列入監測要求;同樣在2019年3月,山東省發布《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DB 37/664-2019》,增加了氨逃逸和氨廠界濃度控制指標要求;2020年3月,河北印發《水泥工業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標準》、《平板玻璃工業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標準》和《鍋爐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三項地方標準,均在嚴格了煙氣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制的基礎上,增加了氨逃逸控制指標。這意味著不僅在脫硝工藝過程中需要對氨逃逸現象進行監測,工廠總排放口的氣體氨含量也需要進行監控,以往噴灑過量氨水以達到去除氮氧化物的做法將受到嚴格管控。
      
      為此企業開始在煙氣排放管道裝設氨逃逸在線監測系統,用以監測氨氣排放濃度。目前氨氣的檢測方法有激光法、紅外法、電化學法、光腔衰蕩光譜法等,由于氨在空氣中的濃度低且易于吸附,因此如何對氨檢測儀器進行校準和精度檢驗,是行業內公認的難題。當前業內對準確檢測氨濃度的方法并無統一意見,基于此,行業有關專家對上述地方出臺的監測標準也提出了質疑。專家認為如果僅僅列出了排放限制,并未規定具體的、經過驗證的檢測方法,相關標準的頒布恐會流于形式,而無法對氨逃逸控制起到有效幫助。
      
      雖然目前在線氨逃逸監測技術仍待完善,市場還不成熟。但據了解,氨逃逸的監測問題已經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環境空氣中氨氣在線監測的相關標準會逐步頒布實施。
      
      [來源:儀器信息網]

    国产成人涩涩涩视频在线观看,亚洲伊人久久综合影院,精品一区二区成人精品_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