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zd5d1"></mark>

<em id="zd5d1"><address id="zd5d1"></address></em>

    <dfn id="zd5d1"></dfn><pre id="zd5d1"><listing id="zd5d1"></listing></pre>
    logo
    phone
    科創辦公 商業招商
    0532-88695877

    兩會之聲|中醫藥發展正當時 科學儀器有哪些機遇

    2021-04-07

      中藥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凝聚了中國人民幾千年的博大智慧,如何傳承和發展中醫藥一直是國家和社會關心的問題。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中醫藥工作擺在突出位置,中醫藥改革發展取得顯著成績。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中醫藥全面參與疫情防控救治,作出了重要貢獻。國家也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全面加大了對中醫藥的支持和投入力度,中藥迎來了發展新機遇。
      
      今年兩會期間,中醫藥話題是當之無愧的熱門。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的醫藥衛生界、教育界委員聯組會時提出,“要做好中醫藥守正創新、傳承發展工作,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服務體系、服務模式、管理模式、人才培養模式,使傳統中醫藥發揚光大。” 李克強總理也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推進衛生健康體系建設,持續推進健康中國行動”,同時,“堅持中西醫并重,實施中醫藥振興發展重大工程”。充分體現了國家對中醫藥事業的重視程度。
      
      同時,在全國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們也踴躍建言,為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支招。其中關于促進中藥創新能力提升和成果轉化,加強中藥質量標準建設,建立完善符合中藥特點的注冊管理制度和技術評價體系等建言不僅對于推動中醫藥事業有著積極作用,同時也對于科學儀器及檢驗檢測行業傳達出積極信號。
      
      加強中藥質量標準建設,以科技手段推動中醫藥現代化發展受到多個委員關注。
      
      全國人大代表、好醫生集團董事長耿福能,建立藥材追溯體系是保證中醫藥質量的關鍵。他表示應促進中藥材標準化種養殖基地的建設,通過中國國家食藥監局出臺建設標準,知識產權局進行地理標志認證,從源頭保證中藥材質量。耿福能也建議,中醫藥標準應突破以化學為基礎的質量標準構建思路,如中藥特征圖譜、指紋圖譜、生物效價、大數據等,建立成為中國自立的創新型質量控制模式,并可為國際社會接受。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甘孜州藏醫院副院長江吉村表示,“長期以來,藏藥的安全性很受質疑,給藏藥發展帶來了很大困難。”要解決這一困境,需借助現代化的檢測檢驗手段為藏藥正名。他呼吁中國國家食藥監局對藏藥進行大規模的權威檢測,并將結果公之于眾,為藏藥現代化創造更好條件。江吉村同樣表示,單純以化學標準對中藥進行“有效成分分析”,是中醫藥現代化的誤區。他以傳統藏藥中的復方藥舉例,一副藥包含幾十種藥材,其中主藥起治療效果,輔藥或降低主藥的“毒性”,或調理患者身體,“如果只用西藥的精細化標準來衡量藏藥,是片面的”。
      
      全國人大代表、閩南師范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陸鑾眉建議:修訂《中國藥典》,促進中醫藥健康發展。陸鑾眉提出,目前的中藥質量標準在很大程度上是參照西藥質量標準的模式建立的,并沒有從整體把握藥物,中藥質量標準不全面。其中關于中藥材(飲片)重金屬、農殘、真菌毒素等有害物質限度標準過于教條。中藥的用量極小,且應用情況非常復雜,這與農產品的情況十分相似。因此,建議參考農產品的控制標準,并分情況降低不必要的要求?!端幍洹穼χ兴幖捌渲苿┑馁|量控制存在缺陷。在有效成分的含量測定方面,現行的用單個或幾個化學成分表征中藥質量的質控方法,不能體現中醫藥學的整體理念和思維體系。
      
      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羚銳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熊維政提出:建立中醫藥質量標準體系,釋放企業創新力。熊維政表示,中藥外用藥品如傳統中藥膏藥,在我國擁有悠久的歷史,其應用中的輔料大多無藥物標準,但在國外早已廣泛應用(如合成橡膠、熱可塑橡膠等)。按我國現行法規要求,如改變基質輔料需要進行臨床試驗,而進行臨床試驗投入大、周期長,不利于中藥生產企業技術創新。在產品開發和質量控制等方面建立符合中醫藥特色的質量評價體系,如對中藥外用制劑基質輔料免做臨床研究,對基質輔料實行備案制,并借鑒國外經驗增加外用制劑所需輔料納入藥典的數量等,將會釋放企業的自主創新力。
      
      全國人大代表、九芝堂董事長李振國提出,推進中醫藥事業高質量發展,促進傳統醫學與精準醫學有效融合。李振國認為,在建立符合中醫藥發展規律的發展模式方面,李振國建議,以標準為引領,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標準評價體系,包括從藥材種植及采購源頭、藥品生產、存儲、運輸到銷售、使用全過程的中醫藥技術標準體系,以及中醫藥質量安全評價體系。在科技推動中醫藥現代化發展方面,李振國建議可以逐步試點將物聯網等技術應用于中草藥種植、加工和銷售全環節和流程,進行實時監控、標準化生產和智能化管理,發展綠色中藥材種植(養殖)業,做到生產環境、生產過程、銷售環節可追溯,促進中藥材規范化生產運營,全過程保證藥材質量。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建議加快中藥材及飲片第三方檢驗平臺建設。他表示:“我國中藥材和飲片質量檢驗主要依賴于各級各地藥檢所。2019年我國中藥飲片行業產量就達到380萬噸,而全國監管系統從事中藥監管檢驗的人員不到3000人,機構數量和人員配置嚴重不足。”隨著2020版《中國藥典》的實施,中藥材及中藥飲片的檢測項目更多、標準更高,各地藥檢所的工作量大幅提升,急需借助社會第三方力量開展中藥材、飲片檢驗檢測,切實保障中藥質量。因此他建議:完善對中藥材第三方檢驗檢測機構的認證機制。加快對中藥材第三方檢驗機構的培育和推廣。利用第三方檢測資源推廣中藥飲片委托檢驗。支持第三方檢驗機構開展中藥材質量關鍵技術研究。從國家層面建立中藥材質量指數、價格指數。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康緣集團董事長肖偉則提出應完善中醫藥科技創新評價體系。肖偉表示,目前的中醫藥科技評價體系以西醫西藥為主導,未充分考慮中醫藥特點,如在重大項目評審、科技獎項評選以及優秀人才遴選方面,將中醫藥與西醫西藥分在一起,未能完全實行同行評議。如中醫藥人才評價,過分強調以SCI文章作為硬性指標;療效評價上,單純使用現代生物醫學的評價方法和指標等。肖偉建議,首先探索建立以中醫藥為主導的獨立、自主的評價體系,不再依附于西醫西藥評價體系。其次,系統研究中醫藥自身特點,密切結合評價對象特點建立分類評價機制。發展客觀化、標準化、專業化的第三方中醫藥科技評價機構。開展中醫藥科技評價的方法學研究,逐步建立適合中醫藥特點的評價標準和方法學體系。
      
      從上述委員建言中可以看出,多個委員都提出目前中藥標準應突破以化學為基礎的質量標準構建思路。目前的現行的單純以化學標準對中藥進行“有效成分分析”及“有害物質檢測”,不完全適用于中藥的理念和思維。對于從源頭保證中藥材質量,建立全流程追溯體系也受到委員們的關注。這其中都需要發揮更現代化的技術,需要建立新的評價體系和相應的分析檢測方法。
      
      同時,建立標準化、專業化的中藥第三方平臺也是委員們的關注點,特別是張伯禮院士提出的關于中藥材及飲片第三方檢驗平臺建設的提議,直指行業痛點。隨著中藥相關質量標準的不斷完善、要求不斷提升,中藥相關檢測工作量將大幅提升,而借助社會第三方力量開展相關檢測工作,將對保障中藥質量安全提供有力支持,也將對科學儀器及第三方檢測行業帶來積極影響。
     
      
     [鏈接:https://www.instrument.com.cn/news/20210310/574648.shtml]
      
      來源:儀器信息網

    国产成人涩涩涩视频在线观看,亚洲伊人久久综合影院,精品一区二区成人精品_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