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zd5d1"></mark>

<em id="zd5d1"><address id="zd5d1"></address></em>

    <dfn id="zd5d1"></dfn><pre id="zd5d1"><listing id="zd5d1"></listing></pre>
    logo
    phone
    科創辦公 商業招商
    0532-88695877

    《中國科技成果轉化2020年度報告》出爐

    2021-04-30

           導讀: 4月14日,從科技部科技評估中心(國家科技評估中心)獲悉,《中國科技成果轉化2020年度報告(高等院校與科研院所篇)》近日在全國出版。
      
      4月14日,從科技部科技評估中心(國家科技評估中心)獲悉,《中國科技成果轉化2020年度報告(高等院校與科研院所篇)》近日在全國出版。報告顯示,2019年,3450家公立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以轉讓、許可、作價投資方式轉化科技成果的合同項數有所增長。合同項數為15035項,比上一年增長32.3%;合同總金額為152.4億元,較上一年下降19.1%。
      
      國家科技評估中心副主任黃燦宏介紹,其中,單項科技成果轉化合同金額超過1億元的成果有24項,較上年下降20%。財政資助項目產生的科技成果轉化合同項數為2815項,比上一年增長10.9%;合同金額為47.0億元,比上一年下降18.9%。
      
      報告由中國科技評估與成果管理研究會、國家科技評估中心和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共同編寫,得到了科技部成果轉化與區域創新司的指導。
      
      交易金額下降為哪般
      
      報告指出,科技成果轉化活動持續活躍,但科技成果交易金額下降??萍汲晒D化合同平均金額為101.4萬元,較上年下降38.8%。作價投資合同金額也有所下降,以作價投資方式轉化科技成果的合同金額達51.0億元,以作價投資平均合同金額達1016.6萬元,比上一年下降39.1%。
      
      “隨著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三部曲的出臺實施,2016年—2019年全國出現‘井噴式’成果轉化熱潮,各高校院所的成果轉化合同實現了兌現。”究其原因,國家科技評估中心副總評估師、中國科技評估與成果管理研究會秘書長韓軍認為,科學研究與成果轉化是有規律的,即“十年磨一劍”?,F有可轉化的科技成果存量不多,后續成果的產出及轉化,尚需時日。
      
      需要注意的是,科技成果轉化獎勵強度也在下滑。2019年,個人獲得現金和股權獎勵金額達53.1億元,較上年下降23.6%;研發與轉化主要貢獻人員獲得的現金和股權獎勵總金額達47.6億元,比上一年下降26.2%,占獎勵個人總金額(53.1億元)的比重達到89.6%。
      
      針對報告中部分科技成果轉化指標2019年有所下降的原因,在初步調研后,韓軍分析說,高價值科技成果的產出需要一定的研發周期,不具有連續性。
      
      “2015年《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修訂前積累的可轉化的高價值科技成果近幾年逐漸實施轉化后,未轉化及新產出的科技成果因成熟度有限,高校院所更趨向于以產學研合作方式(技術開發、技術咨詢、技術服務)進行轉化,以轉讓、許可、作價投資方式轉化科技成果的數量有所減少。”韓軍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國家要求對高校所屬企業進行全面清理規范,大額科技成果以作價投資方式實施轉化受到一定影響。
      
      推動高價值成果產業化
      
      “科技成果轉化流向聚集明顯。”報告顯示,2019年,高校院所以轉讓、許可、作價投資方式轉化的科技成果轉化至制造業的合同金額最大,為58.2億元;轉化至中小微其他類型企業的合同金額最大,為91.9億元。東部地區成為科技成果的主要產生地和承接地。
      
      報告顯示,2019年,3450家高校院所技術開發、咨詢、服務合同金額為933.5億元,比上年增長22.9%;高校院所兼職從事成果轉化和離崗創業人員數量為14210人,比上年增長23.4%。數據表明,產學研合作穩定增長。
      
      “在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一些高校院所結合實際,探索形成符合自身特點的成果轉化模式。如優化成果轉化制度體系,瞄準國家戰略及市場需求,推動高價值成果產業化。”黃燦宏說,在推動建立技術轉移機構、深化產學研合作、注重技術轉移專業人才培養、健全考核評價體系等方面,一些高校院所也做出了典型示范。
      
      比如,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圍繞集成電路產業鏈的關鍵環節和重大需求,探索“產業鏈、創新鏈、金融鏈”三鏈融合創新模式,與合肥市等發起設立總規模102億元的集成電路相關產業基金,累計成功孵化企業116家,2019年企業實現營業收入超90億元;浙江大學技術轉移機構通過開展高價值專利篩選工作,促成各類產學研合作項目總經費逾1.6億元,推動校企戰略合作2.5億元……
      
      成果轉化老難題待新解
      
      “我國科技成果轉化和國家技術轉移體系建設取得了積極進展,仍存在一些體制機制性問題。”韓軍坦言,目前,政府部門間科技成果轉化部分相關法規政策銜接不夠,現有科技成果轉化政策落實不到位,醫療衛生機構尤其是高等院校附屬醫療機構的成果轉化機制不明確。
      
      不容忽視的是,科技成果轉化金融支持體系亟待完善,科技成果轉化基地(平臺)還待系統布局,科技成果質量和轉化動力有待提高。
      
      “高校院所反映的‘四唯’問題仍然存在,部分科研工作者重基礎研究輕應用研究,重論文輕成果轉化,不了解市場情況和企業需求,轉化動力有待提高。”黃燦宏坦承,部分科技成果質量水平不高,一些成果是為了完成項目、發表論文、申報專利和申報職稱湊數。同時,成果轉化主體作用有待進一步發揮。
      
      雖然2020年國家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但部分單位反映,“四唯”破而未立,如何將科技成果轉化放入職稱晉升的考核體系沒有統一方式,科技成果評價缺乏規范性的問題依然存在。
      
      直面成果轉化中的老難題,報告提出針對性建議,打通科技成果轉化政策堵點,引導更多金融資源支持科技成果轉化;促進供需兩端雙向發力,推動高質量科技成果產出。
      
      “扎實推進科技評價制度改革,以質量、貢獻和轉化績效為導向,激發科研人員轉化熱情。”在黃燦宏看來,完善科技成果轉化機制,加強現有可操作性的科技成果評價標準的推廣應用,適時將技術成熟度評價納入國家科技計劃立項、驗收評審標準中。
      
      [來源:科技日報]

    国产成人涩涩涩视频在线观看,亚洲伊人久久综合影院,精品一区二区成人精品_无码